第八十八章:追赃
作者:任瑾      更新:2019-08-06 05:57      字数:2438
       不久之后,将士凯旋而归,主力和先锋都是雄赳赳气昂昂的步入紫禁城,唯有后盾的士兵,灰溜溜的跟在后面。胤禩、胤禟几人,全身满是伤痕。

       回到皇宫,皇八子胤禩首先就去了惠妃的延禧宫。惠妃见到胤禩从外面进来,满身的伤痕,于是就连忙扑上前去,一边抚摸着,一边问道:“孩子,你这是怎么了,为何这么多处都受了重伤。”

       胤禩慢吞吞的回道:“都是胤禟和胤俄干的好事。把后盾的军饷拿去鬼混,导致营里粮草不足,打了败仗。”

       惠妃接着问道:“营里的粮草怎么会不足呢!东宫那边已经照着沙场上所传来的书信里的补上去了,军营里怎么还缺粮草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惠额娘还是不要再追问了,此事儿臣实在是难以开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好,惠额娘暂时不问。赶快进去泡个药水澡,泡完了再上些中药,然后出来用膳。”

       惠妃正说着,一边的颜笑立刻抢着说道:“惠妃娘娘知道今日是你回京的日子,特地让宫人们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菜肴。”

       皇八子胤禩泡完药水澡,再进完膳食,随着就离开了延禧宫。

       天亮之后,太和殿的大鼓如雷鸣般的响起,玄烨召集文武百官开始上朝。

       在朝堂上,玄烨突然开始向胤禩问道:“胤禩,你告诉朕,你们后盾为何会打败仗。”

       胤禩还没来得及回答,皇九子胤禟就抢先说道:“回皇阿玛,后盾的几个旗营里,粮草不足,所以,将士们都无心作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粮草不足?”玄烨说着,又将目光扫向胤礽,接着问道:“胤礽,朕出征时,曾经命你监国,后盾的几个旗营里,为何会突然间断缺粮草。”

       玄烨要将此事追根问底,胤礽回答说道:“回皇阿玛,儿臣的副手卢成易从沙场上传来书信,说是后盾欠缺粮草,儿臣已经按照书信上的拨了银两送去,不信您可以问问李光地李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胤礽正说着,玄烨有些不高兴的回着胤礽:“李光地是你叫你吗?他是你的师傅,就算你不愿意叫他一声师傅,也应该称一声李大人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玄烨刚说完,李光地立刻站了出来,回答说道:“回皇上,太子殿下确实按照书信上所写的数目,将粮草换成银两送了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玄烨继续问道:“那银两究竟都去了哪儿了。朕可是听说,太子是拿修建‘得月台’的银子去替换成粮草,结果银子还没到达后盾的旗营。”

       此时,皇八子胤禩便站了出来,向玄烨说道:“回皇阿玛,据儿臣所知,后盾旗营向朝廷所提取的银子是两次。第一次的收到了,第二次的似乎不曾见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玄烨一听,龙颜大怒,厉声说道:“你作为后盾旗营的领军人物,为何会要那么多的银子,这些银子究竟都去了哪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玄烨说着,又将目标指向胤礽,说道:“是谁让你把修建‘得月台’的银子当成军饷,这是谁的主意,快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李光地看了看胤礽,见他不敢回答这个问题,就主动站了出来,回答着玄烨:“回皇上,此乃德妃娘娘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玄烨一听,说道:“德妃?后宫不能干政,怎么又是德妃。”

       李光地不愿受到牵连,就将当初胤礽从外面回去之后,德妃对他所说过的话,全部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然而在下面的群臣之中,皇十子胤俄与皇九子胤禟离得最近,此时二人正在窃窃私语,胤俄说道:“当初做第二次的时候,我就说不能再做了,你说没问题,出了事你一人承担。现在好了?已经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胤禟回道:“去酒楼里潇洒的时候,面对那么多美貌的女子,你怎么不叫我一个人承担呢!”

       “作为同路人,最讲究的就是信誉,这下我可不管。”

       胤禟犹豫了半天,然后回道:“好吧!大丈夫能屈能伸,我承担就我承担。”

       紧接着,玄烨开始提及后盾的旗营两次拨银的事,于是又对胤禩说道:“方才你对朕说,后盾旗营向朝廷所提取的银子是两次,可以告诉朕,这其中的原因吗?”

       此时,皇八子胤禩侧过头去看了看皇十子胤俄,并开口对其说道:“十弟,为兄的也不想让你名誉受损,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告诉皇阿玛吧!”

       顿时,皇十子胤俄立刻向皇九子胤禟使了一个眼色,胤禟便开口说道:“儿臣等只向朝廷提取过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玄烨追问道:“后盾旗营的粮草,在出宫时已经和先锋、主力等几大旗营一同备齐了的,你等还需要银子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胤禟支支吾吾,半天才回答说道:“因为天气炎热,儿臣和十弟,还有一些士兵都纷纷中暑,所以需要银子,才能到附近去请大夫。”

       玄烨说道:“就算你们是中暑,需要银子去请大夫,那为何要提取两次呢!”

       胤禟回道:“经过儿臣等人之手的,就只有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另外一次又是被谁拿走了。胤禟,朕问你,当时你是从何处提取的银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胤禟回道:“是从二哥的部下,卢成易之处提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顿时,玄烨看了看卢成易。

       卢成易便大声问道:“回皇上,九爷十爷从微臣之处所提取的,虽只是一次。不过,不过,从微臣之处流失的银子,是两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玄烨越听越觉得有些含糊,继续问道: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卢成易说道:“回皇上,当初微臣把朝廷第一次送到的银子交给了九爷和十爷,再过几日,等到第二次的银子快送到时,微臣突然被人下了迷药,微臣清醒过来之后,朝廷第二次送到的银子就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众人一听,无不感到惊奇,胤礽为此,也差点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随着,皇八子胤禩便高声呼道:“来人,将此人拿下,立刻打入天牢。”

       见到胤禩目中无人的样子,玄烨怒声向胤禩呵道:“朝堂之上,还轮不到你来做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玄烨说完,低着头将手一挥,又接着说道:“带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卢成易被两名侍卫带出太和殿,准备送入天牢。

       退朝之后,胤礽跑出太和殿,立即追上李光地,对其说道:“李大人,卢成易是太子少师卢学旺之子,也是和本宫从小一块长大的,本宫相信他绝对不会私吞那些银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李光地回过身子,面对胤礽说道:“太子殿下,您对老臣说这些,就算老臣相信您的话,也得皇上相信才是呀!此事老臣真的帮不了您。”

       李光地说着,摇了摇头就走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的胤礽,如同五雷轰顶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   玄烨从太和殿下朝回来,刚到乾清宫,第一时间就让人去永和宫通传德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