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:惩罚
作者:任瑾      更新:2019-09-10 15:50      字数:2259
       德妃刚来到乾清宫,就被玄烨一番训示,德妃跪在地上,完全等玄烨骂完之后,才轻声说道:“皇上,当时的情形如此紧急,臣妾瞧见胤礽实在是想不出办法来,才想着帮他出这个主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玄烨厉声说道:“朕说过多少遍了,后宫不得干政,干政你懂吗?你到底有没有将李大人这个太子太师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德妃被玄烨训示得再也不敢出声,并且还被罚跪数个时辰。

       玄烨忙了一圈,又对梁九功说道:“再去把太子、胤禩、胤禟、胤俄传到这里来,朕要亲自处理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梁九功偷偷的看了玄烨一眼,轻声说道:“皇上,朝政之事,应当是‘太和殿’处理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玄烨突然沉下脸色,说道:“叫你去你就去,这几个混账的事,难道还嫌在大臣的面前不够丢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没过多久,胤礽、胤禩、胤禟、胤俄四人先后来到了乾清宫,几人刚行完君臣之礼,玄烨十分严肃的问道:“胤礽先说。你让人送出去的银子,到底是几次,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胤礽稍稍抬起头来,回答说道:“回皇阿玛,儿臣让人送出去的银子,实际上,只有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听胤礽这么一说,玄烨立刻将目光转向皇八子胤禩,对其说道:“胤礽说送出去的银子只有一次,那你所说的两次是从何而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胤禩立刻说道:“回皇阿玛,到达后盾旗营里的银子,的确有两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这时,跪在地上的德妃又开口对玄烨说道:“皇上,第二次从京城送去的银子,是臣妾和荣妃姐姐为解燃眉之急,拿各自宫里的银子替补。”

       玄烨一听,大声说道:“来人,去把荣妃也叫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玄烨的话音刚落,太师陈廷敬立刻从后面走了出来,恭恭敬敬的对玄烨说道:“皇上,此事对于荣妃娘娘和德妃娘娘来说,是为了解燃眉之急,两位主子也是为了战事着急,并没有做错。老臣觉得,没必要再传荣妃娘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陈廷敬没有再说下去,而是胤禩侧过身子,对胤俄说道:“十弟,在皇阿玛面前,还不赶快招认。”

       玄烨看了看胤俄,也说道:“若有半句是假话,别怪朕无情,送他进慎刑司。”

       于是,皇十子胤俄便用手轻轻往皇九子胤禟的身后敲了一下,胤禟这才慢吞吞的向玄烨说道:“回皇阿玛,从京城送到后盾旗营里的银子确实是有两次。得知第二次银子快要到达后盾旗营时,儿臣一时起了贪念之心,就对卢成易下了迷药,然后私自带走了银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玄烨一听,无不愤怒,胤礽更是忍无可忍,奔上前去,直接就往皇九子胤禟的身上,狠狠的一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见胤禟趴到了地上,玄烨从座椅上跳了起来,指着胤礽厉声说道:“混账,乾清宫岂能由你胡来。难道你就没有错了吗?第二次送往后盾旗营的银子,本来就应该由你先垫出去,待朕凯旋归来,再追查此事。就因为你有意怠慢,才使得后盾旗营险些全军覆没。”

       玄烨说着,又大声说道:“梁九功,传朕旨意,让太子殿下回东宫,在孝诚皇后的灵前每日跪上三个时辰忏悔,为期十日。将贝子胤禟发配边疆,一年之内不得回京。”

       梁九功又轻声问道:“皇上,那卢成易呢!”

       玄烨回道:“无罪释放。”

       宜妃听说皇九子胤禟要被发配边疆,就立刻赶到了乾清宫,纵身跪到玄烨跟前,为胤禟求情。

       谁知玄烨不但没有答应,反倒将宜妃指责一番,严加训示,宜妃也因此而受到胤禟牵连。

       胤禟被发配到边疆,胤礽在孝诚皇后灵前忏悔,卢成易从大牢里出来,回到东宫。

       见到胤礽跪在地上,卢成易轻声说道:“都是微臣的错,是微臣害了主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胤礽听到卢成易说话的声音,轻声回道:“你是无辜的,本宫不会怪罪于你。倒是胤禟这个无耻之徒,自己犯错,还把本宫也一并拖下水。等十日的跪期满了之后,本宫也不会让他好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一日晌午,德妃正在永和宫斗鸟,勤贵人带着宫人从外面进来,一进去就对德妃说道:“娘娘,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德妃一见勤贵人急急忙忙的样子,立刻放下手中的东西,问道: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露映和楚莲瞒着王府上下,动身去了浙江诸暨。”

       德妃一听,回答说道:“怎么,看来露映还是不放下这份恩怨,忘记不了当年在诸暨买珍珠之事?”

       “嫔妾听王府的下人说,这两个侧福晋买通杀手,一同去了浙江诸暨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这下该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她们两个的得性,嫔妾最清楚,若是不出了这口怨气,是不会回来的。嫔妾已经派人暗地里跟踪,最多让她们将对方打成重伤,绝不会出人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就算是这样,官府也不会放过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娘娘放心吧!据嫔妾所知,住在诸暨大侣陆村、吴家的那几个安徽的盗窃,这些年来一直没有消停过,诸暨的官府时常接到那个地方的窃报,已经对那些人若无其事。以嫔妾推断,若不出人命,应该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可是,那些盗窃男男女女也有二十几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二十几人又能怎样,娘娘可别忘了,现在的露映和楚莲可不是当年那么好欺负的弱女子,再过几年,兴许她们已经成了郡王侧妃。如今只需要将手指轻轻一挥,上百名的杀手既将扑面而上,打他个落花流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但愿别出人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娘娘放心,有嫔妾派去的人暗中作梗,绝对出不了人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勤贵人再永和宫待了一阵,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几日之后,勤贵人又在别处碰上德妃时,德妃又突然问起此事,勤贵人回答说道:“昨日探子捎书信来报,说是那些个安微……刘家村的,有一些已经回老家去了,但两位侧福晋依然不肯罢休,让人继续跟踪下去。二位侧福晋还曾放话说,就算是追到他的老家,也不愿意放跑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德妃回道:“露映为了此事,大费周章,看来不撂倒那些人,她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,由她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德妃和勤贵人由各自的侍女搀扶着,一路走去。